浪,夜晚,海藻

我们以为海滩封闭了。

我说:“看,有很多人在下面走。”

丹尼说我看错了,那一个个站岗的是垃圾桶。

但的确有几个人在下面走。所以我们就下去了。丹尼的爸爸挥挥手说,你们去吧。我们这些小孩子的玩法。

午夜,黑暗中的太平洋,泡沫很温暖。

我们沿着洛杉矶海岸走,市中心灯火辉煌。星星布满了天空。海藻被推上岸,黑乎乎地堆着。鞋子脱掉,走进太平洋,海水浸湿了我们的裤脚。

丹尼的爸爸在上面,饶有兴趣地看着我们,双手插在裤兜里,似乎在想什么。他是一个健壮的黑人,脸上总是充满笑容,幽默的语言能把人一下子逗乐。

等我们上来,他嘴角颤动着,很激动。他说:“这个夜晚很有趣。”

他对着太平洋,喝醉一般,似乎在问自己:“那波涛,是从哪里滚来的,一直到这里。是从多远的地方澎拜到这里。”

我看着他,这个一个货运公司的普通员工,一个美国底层社会的单身父亲,他对着大海嗫嚅时那激动的样子。

我们回家了,远离了海岸上那些一百万美金的房屋,来到丹尼爸爸住的房子,一间由车库改造的,没有床和厨房,只有一张棕色充气沙发和两张充气床的小屋子。

在洛杉矶的黑夜笼罩下,我似乎感觉到那波涛的暗涌,是啊,是从哪里滚滚而来,让人有了慰籍。

 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w

Connecting to %s